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努力忍受 爸爸的淩辱

努力忍受 爸爸的淩辱
欧曼玲自己没有想到事情会变的这样,面对爸爸不断淩辱。努力忍受在爸
自己身体带来的种种酥麻感。身体不断抽泣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床单上,而爸爸依
旧肆意地享受着玩弄欧曼玲身体带来的快感。

伴随不断的玩弄,欧曼玲实在撑不住了。香肩颤抖几下,身体完全压到爸爸的
脸上。爸爸邪恶的手终于从欧曼玲娇嫩的耻部离开,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能看到
欧曼玲洁白的大腿上还蜿蜒着精液的痕迹。

爸爸将欧曼玲从身上推开,跪在床上。扯住欧曼玲脚踝粗鲁地拖过去,让欧曼玲的
阴门对準自己黝黑的鸡巴。

" 求你,求你啦~~我受不了了,你已经搞过一回了,不要了。"

" 做我的女人就要习惯我的要求。" 爸爸根本不顾及欧曼玲的感受直接就挺了
进去。

欧曼玲一声长长的哀歎" 啊~~~~~~."娇嫩的生殖器已经再次被爸爸刺入。

天呀,欧曼玲哪里受得了他这样的折磨。但我实在不敢去打断一个禽兽的享乐,
别看爸爸平时随和但触犯他的人哪个不是悲惨的结果,而且他说的的确是真的,
他有能给我沈重打击的把柄。

" 不~~,嗯啊~~~ 我不要做你的女人,~~~ 嗯啊~~~~我有老公~~~~~."

" 不做我的女人,就做我去火的工具。~~看着你我就上火。" 爸爸还用力地
插着。

" 不~~~ 不~~啊~~放过我~~~ 放过~~嗯啊~~我吧。"

" 放过你我的吊不同意。" 爸爸一脸严肃,仿佛他的主意力都在他的鸡巴上,
他要用他的鸡巴体会我欧曼玲阴道内的每处褶皱。" 你的穴咬的我很紧。"

" 嗯啊~~我~~嗯啊~~受不~~嗯啊~~啦。"

" 啊~~~ 啊~~~ 插到底了吗?~~还要再深不?~~."

" 不~~嗯啊~~不要~~~ 嗯~~."

" 爽吧~~~ 啊~~~ 啊~~~." 爸爸努力地顶插,把欧曼玲原本挂在肩上的长腿压
到胸前完全摊开,方便他更深的刺入。" 告诉我顶到了没。"

" 到~~~ 到了。" 欧曼玲屈辱地回答

" 你老公操的你这样深过吗?"

" 不要~~嗯啊~~不要~~嗯啊~~这样问。"

" 以后你每天到我这里来,让我这样操好吗?"

" 求~~~ 求你~~~ 别说了~~~ 快点~~."

" 是不是不够刺激,真是个够骚的女人。"

" 不~~~ 我要你~~~ 快点~~~ 快点射,我受~~~ 不了。" 欧曼玲害羞地说

这时爸爸猛的将鸡巴拔了出来,只听到欧曼玲" 嗯啊" 一声惊呼。

" 你的逼里水太多了,擦一下。" 爸爸说着拿起欧曼玲的连衣裙擦他鸡巴上的
水,而欧曼玲却坐起身来但不知道该怎幺办。爸爸捡起自己的内裤给她" 来用性伴
侣的内裤。要擦里里外外擦的乾净点,这样我操你的感觉更好,射的就快。"

看着欧曼玲屈辱地接过一个老头的内裤去擦自己的私处。我的心纠结、搅痛真
后悔,在KTV 的时候就应该阻止欧曼玲,天啊~~~ 天啊!!

" 你这样能擦到里面?要蹲着。" 爸爸用指导的口气。

欧曼玲羞惭地蹲起身体,将爸爸的内裤探插到自己阴道里。

" 好了吗??" 爸爸欣赏了一会。

欧曼玲不敢看爸爸顺从地再次躺下。

" 这才象我的女人,现在我们换个姿势。" 爸爸故意停顿了一下。弄的欧曼玲
不知道该怎幺配合。

" 过来坐到我腿上,面对我。"

欧曼玲害羞地张开两腿站到爸爸面前,扶着他的肩膀想要坐下去。耻丘正好对
着爸爸的脸。爸爸看着鲜嫩的阴唇伸出舌头想去舔。

" 不~~不要。"

" 是不是心疼老公我舔你骯髒的骚穴?!"

这话弄的欧曼玲不知道该怎幺回答。

" 把你的小逼套到我的鸡巴上。"

欧曼玲面对着爸爸,用手握住他的鸡巴探到自己的位置。身体慢慢下沈。爸爸
扶住欧曼玲的腰欣赏她痛苦的表情。

欧曼玲一声娇喘" 嗯啊。" 将爸爸的鸡巴吞到自己肉洞内。我和欧曼玲从来没有
用过这样的体位,我们一直就是很传统的男上女下。而现在我的娇妻正在让一个
老头无情地开发。虽然我现在只能看到欧曼玲性感的背部,但我想她心里一定很屈
辱。而我看着欧曼玲骨干的背部、纤细的腰肢、丰满而在扭动的臀部,再次亢奋了。

" 进去了吗?" 爸爸看着欧曼玲的脸蛋无耻地问。

" 恩~~~ 啊。" 欧曼玲努力地扭动细腰羞怯地回答。

" 如果你想要我快点射,就要动的快点,让你的小逼套的深。"

" 嗷啊~~嗷啊~~嗷啊~~."欧曼玲动的很努力。

" 对~~对~~~ 就这样。不过样子要再骚点。" 爸爸将欧曼玲的腰往自己身边揽
" 让你两个奶头在我身上磨的真舒服。"

" 哦~~我动不了了。" 一阵沖刺般地运动,欧曼玲的节奏渐渐慢下来。

" 那怎幺办,我今天射不出来可不能结束哦"

" 你、你、插我吧。" 估计欧曼玲自己也没有想到居然会用一种哀求的口气要
求爸爸搞她。

将欧曼玲放倒,挺动鸡吧。我的耳朵里再次听到欧曼玲一阵阵的嚎叫。

"轻点~~~啊~~~轻点~~~求~~~求你~~~嗯啊"

爸爸将手抓在欧曼玲两个丰满的乳房上用来支撑自己的身体,而屁股如同拉风
箱一样急进急出。连席梦思也受不了爸爸的狂野发出急促的" 咯吱、咯吱" 声。

渐渐欧曼玲的哀求声没有了,只听到伴随爸爸的抽插娇喘连连。
不多时,欧曼玲身体痉挛死了般的瘫软。而爸爸依旧不停,疯了般地继续着。
直至他射精后趴在欧曼玲身上。

终于欧曼玲打破了激烈后的平静" 我要走了。"

" 你就这样回去,怎幺见你老公呀。洗个澡再回去吧。"

看欧曼玲没有反对,就抱着她朝浴室走去,就这一过程一切都改变了。就在他
们经过厨房时,欧曼玲无意朝厨房里望了一眼,正好和我来了个对视。

" 啊~~~"欧曼玲羞的把脸埋到爸爸的胸口不敢看我。

我怕地慌了神,仿佛我是个偷情者。爸爸看到我先是一惊,然后冷冷的说:
" 你刚才一直都在?"

望着抱着我赤身裸体老婆的人,我一点也愤怒不起来,胆怯、懦弱。

" 让她先陪我洗个澡?" 爸爸用平静的口气说。

多幺无耻的要求。

欧曼玲羞愧无语,没有回答。

水声后又听到欧曼玲的哀求声" 不要~~~ 不要~~~ 不要这样~~~ 别~~~~嗯~."

" 男人的鸡巴不是你想象的恶心。"

欧曼玲一阵干呕的声音,我实在忍不住了抄起一个瓷瓶沖进浴室,爸爸被我的
举动惊呆了,跪在地上的欧曼玲也是一脸惊诧。我朝着他脑袋就一下,瓷瓶崩裂,
鲜血铺在爸爸的脸上。拉起还跪在地上欧曼玲,取了连衣裙给她套上。我们急急跑
出了罪恶的地方。

还没有到家我们的车就让警察给拦住了,一番询问。舅舅带着人也来了,他
劝警察离开会。欧曼玲被俩人拉在旁边,舅舅对我一顿暴打,打的我头晕晕的。之
后又把我交给了警察。

我好担心,我不知道欧曼玲在他们手里会怎幺样。我知道出来的时候欧曼玲就穿
了件连衣裙,里面什幺都没有。

就这样我在里面煎熬了30天说给保释了。

回到家,屋里空蕩蕩的。欧曼玲电话一直没有人接。终于通了里面传出的是她
娇喘的声音。哀求姐夫好几次,姐夫才告诉我:欧曼玲为保全我愿意牺牲自己。
但两天前爸爸又把欧曼玲给了舅舅。可以带我去找她,不过他要先和舅舅联系一下。

在去的路上我心情忐忑,我不知道欧曼玲这些日子遭遇了怎幺样的折磨。舅舅带我去的是一家MOTEL。

开门的是舅舅,就一条浴巾围着他黝黑的身体。那是个单人间,宽大的床上
还趟了两人,欧曼玲依偎在一个獐头鼠目的老头怀里。爸爸只是看了我们眼又看
电视了,而两手指不停地轻轻点戳欧曼玲两个已经挺立的乳头。

欧曼玲把头靠在爸爸肩膀上,紧紧闭着眼睛,身体发软不停地寒颤。

" 那是我爸爸,我们已经搞了她两天了。我们觉得你在旁边,我们搞她会更
有意思,就在等你来找我们,你可以坐在这里欣赏。"

" 不要,不要说了。" 欧曼玲哀求。

" 住口~~,今天没有你说话的份。不然就送他去做牢。" 转头又对姐夫
说:" 今天你也可以享受了再走。"

姐夫咽了几口口水看了我一眼," 不、不。"

" 求你们,别这样对我。" 欧曼玲再次哀求

" 小美人,别担心我给你準备了这个。" 爸爸给欧曼玲戴上眼罩。

" 你们太过分了。" 我愤怒地沖上去,但没几下让舅舅按在地上。之后把我
结结实实地绑在椅子上,用毛巾堵上嘴巴。想到自己反抗无力也就瘫躺在椅子上
了。

" 别伤到他,别弄伤他。" 欧曼玲的关切让我心痛。

爸爸将欧曼玲仰面放到自己两腿之间从后面咬着她的耳垂,舅舅趴上去贪婪
地吸啜傲人的乳房,不断发出吃奶的声音。开始欧曼玲还是尽量忍耐,之后也是娇
喘连连。舅舅吃了几口抬起头和姐夫说:" 又软又滑,不来享受就可惜了。"
欧曼玲丰满的胸部上满是口水。

姐夫只是站在床旁将欧曼玲另一个乳头用两指夹住轻轻揉搓。欧曼玲洁白的长
腿被老头别开,露出她娇嫩的生殖器示意姐夫。姐夫把欧曼玲阴唇撑开用中指
扫拂,欧曼玲身体福软微微扭动不住颤抖。长时间的玩弄后,舅舅解开浴巾怒张的
鸡巴血管爆起。扛起她两条腿搁在肩上,狂抽猛插。阴道口和鸡巴交界处慢慢渗
出一股白色。

爸爸两手从后面用力抓住欧曼玲两颗大乳房使其变形以及凹陷,此时欧曼玲已
经气喘吁吁。

我在旁边" 咿呀" 的愤怒声更刺激了他们的兽欲。

不久,欧曼玲身绷紧抽搐,舅舅也按奈不住射在欧曼玲的身体里。爸爸赶紧补
上,频频抽送。欧曼玲发软的身体躺在床上任由他们肆虐。

" 小美人的逼就是好,搞了怎幺多次还能把我的鸡巴箍的这样紧。" 老头无
耻地说。姐夫见有机会和欧曼玲舌吻在一起。不多时老头两条腿蹬得笔直也洩了。

见欧曼玲光着身子在床上扭摆姐夫也掏出硬得不能再硬的鸡巴,开始进攻。
欧曼玲再次发出高昂的呻吟。

" 真的比神仙还快活。" 姐夫享受地和他们两人说。黑色的阴囊和睾丸随
着一下下落下打在欧曼玲雪白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见你第一
面~~~就想这样操你。"

能感受到一波波的浪潮席捲了欧曼玲的身体,我的鸡巴把我的裤子顶成了蒙古
包。

5人一轮下,发现了我的反应,用鄙视的语言奚落我。舅舅要求欧曼玲为他们
舔乾净鸡巴上的淫水与精液。欧曼玲强撑身子满足他的要求。姐夫从后面托玩她
两颗丰满的乳房恨不得啃两口。老头将手指插到欧曼玲肉洞里任意搅动,在欧曼玲洁
白大腿上淌下晶亮的水渍。我屈辱的眼泪也偷偷的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