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在车上被干的不敢出声

在车上被干的不敢出声
妈妈叫美伶,今年才36岁,在镇上算是个漂亮的女人,水汪汪的大眼睛,白嫩的肌肤,雪白雪白的胸部和肥嫩的臀部。妈妈的肉体居然那幺性感,另我陶醉其中

今天赶潮,是这一带的传统活动。

一大早,叔叔就开车来我们家接我们了。他是镇里的秘书,跟别人比有一定的权力,镇上的其他人要自己去江边,叔叔却能调车载我们及他家人一起去。

叔叔家有三口人,我跟妈妈,我们五个人坐一辆轿车可能刚好凑合。叔叔开车坐驾驶位置,旁边的位子自然要让给叔叔的老婆,我的阿姨,后面一排就是我、妈妈,和叔叔的儿子我的堂哥茵泽一起挤了。这会阿姨和妈妈还在我家都没出来,只有我们三个男人在车里等。

  茵泽是叔叔的儿子,却比我大三岁,人也长得又黑又壮的。赶潮的时候女人肯定要打扮的漂亮些,美伶所以这小子从今天一进门就盯着妈妈的身子看呢。这可是他的阿姨啊。

  等了好久,终于出来了,哇塞,妈真是个大美人啊,一身白色的软布料吊带式短衣裙,衬上34d-24-36的好身材,加上才36岁的白嫩皮肤,打扮得让我们三个男人都直了眼。
  
妈妈里里外外透着滋润的水气,象刚刚洗了澡,白嫩诱人。穿着高跟的黑色挂带凉鞋,从小腿一直延伸到大腿深处的诱人肌肤,小腿往上慢慢延展的美丽线条,大腿雪白光嫩。肥熟的臀部在裙下躁动不安。真是个充满了诱惑的美人,忽的一阵风吹过来撩着裙子飘了起来,哇,好性感哪,美伶真是漂亮。

不知觉走在她后面,咦,我有了一个疑问,怎幺她白色的短裙下却没看到内裤的痕迹呢,没穿吗?这幺诱惑的臀部却连内裤这一层小小的保护都没有?如果被别人发现她性感的地带却毫无保护不知道会怎幺样.想到这里,心里不禁一阵窃喜.嘿,亲近这个女人的机会来了阿姨和妈妈窈窕的走过来,阿姨直接坐到前排去了,妈妈就只能到后面跟我们坐一起了,我和茵泽已经坐下了,妈妈也要坐到我的旁边.可是怎幺也做不过来,原来是妈妈的屁股太过丰满,后车厢又小一些,我跟茵泽又很健壮,所以三个人坐不太方便,而这些我们三个男人都不由得盯着那为找位置而扭动的肥屁股出了神,妈妈脸红坏了,羞羞答答的不知道该怎幺办。

还是阿姨出了主意,“车子有点小,坐不下三个人啊,美伶啊,不如你坐小凯腿上吧.”阿姨给妈妈尴尬的性感臀部解了围,妈妈犹豫了两下,还是慢慢坐到了我的腿上,顺着我的方向坐,妈妈脸朝前,屁股压在我的腿上,腰落到我的怀里。

哇塞,真是感谢阿姨,这幺性感的身体,一下整个都落到我的怀里了,我用大腿撑着,感受那臀肉的丰软,闻着那艳母的芳香,真是如临仙境。,绝妙的做爱姿势啊,我紧紧的抱着妈妈,脑子里不由的幻想起这个姿势跟她做爱的场景,正想着车子就开起来了,一路上路况越来越不好,车子越来越颠簸,我感到妈妈的肥屁股越来越不老实起来,随着车子上下颠簸起来,柔软弹性的屁股肉一下一下在我大腿上拍打,随着那屁股的升腾,似乎短裙也乱飞起来,一丝一丝臀部的香味,就飞进我的鼻孔,哇,好诱惑的味道,一定是从妈妈的屁股缝里飘出来的吧。

 妈妈其实是个蛮腼腆的女人,只是对阿姨话才多一点而已,一路上看看两边的风景,脸上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一会儿上身附在阿姨的座椅靠背上和妈妈私语,还说说笑笑的。可这前附的动作就更把母性肥熟的臀部线条更深刻的突现出来了,虽然隔着短裙,但儿子腿上妈妈的浑圆屁股,似乎比赤裸的还诱人。股沟的线条跟是引人遐想.我注意到,茵泽这小子也一直盯着妈妈的臀部看,眼角不时的向妈妈的身体上瞟。

颠簸越来越严重,我感到小小的肉棒好像也有反应了,在妈妈臀肉的间接亲吻下渐渐硬起来了,隔着我的短裤和外裤顶到妈妈的裙子了。

就在这时,忽然对面急开过来一辆大卡车,叔叔看到后马上转方向盘,开向路的左边,左边有一个坑洼,叔叔提前喊给我听:“抱紧你妈妈啊,前面是个障碍,会很颠簸。”

我一紧张,刚刚硬起的鸡巴也忘了,连忙伸出双臂抱紧妈妈。到坑洼了,车的一下落下,又弹起,然后再狠狠的落下,整车人都弹了起来,我一下没抱紧妈妈,妈妈脱出我的双臂,向旁边倒去。茵泽眼明手快,一把接到怀里,一只手还握着妈妈的奶子,一只手抓住妈妈的屁股。多亏茵泽救美人,妈妈没撞到受伤,但是惊魂未定,妈妈竟然吓得躲到茵泽怀里嘤嘤哭起来。

“嗨,小凯,真没用,让你抱紧你妈妈,你都抱不住,你看看多危险。”妈妈也虚惊一下,转过头来责备我。

“嗯,还是茵泽有劲,敏捷,多亏茵泽,要不然可就危险了。”叔叔也转回头,看着妈妈安慰着,也表扬他的儿子。

我则灰头土脸,心里直悔恨自己没用,胳膊没肌肉,劲太小,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我悔恨得头都低了半截,都没敢抬起来。

“茵泽,就让你曼姨坐在你的腿上吧,小凯没劲,路还很远。”叔叔说着,茵泽顺势就答应下来,把妈妈的大肉屁股扶正到自己腿上,双臂环绕着妈妈的软腰,脸贴在妈妈的香背上,还沖着我直眨眼睛,我心里这个气啊。

  刚才还吓得惊魂未定的妈妈,不过一会就好了,车里气氛渐渐轻松起来,茵泽抱得又稳又结实,妈妈又开心的和阿姨聊起来。
路况还是不平,妈妈的屁股肉也还是上下一下一下拍打着少年的大腿,不过这回不是我,换成我的堂哥了。我偷眼看他们俩,忽然发现,渐渐的,妈妈的脸蛋好像越来越红润了,还有汗珠从脸山泌出来。
原来茵泽只穿着大短裤,里面都没再穿内裤,在妈妈屁股肉的拍打下,茵泽反应得也比我快得多,一根大阳具早就硬邦邦的竖起来,茵泽的东西我见过,又粗又黑又长,像双节棍的一截一样。

茵泽一面吸着妈妈的肉香,一面不怀好心起来,趁叔叔跟阿姨看不见,索性把大短裤拉开,把大阳具挺出来,撩开她的裙子,然后对準屁股缝,接着车子颠簸的力,一下就挺了进去。

妈妈脖子一扬,一声娇喘,我再看时,那暴怒的阳具竟然已经深深埋在她的屁股里,就这样插进去了吗?我惊得目瞪口呆,连话都不敢说一句,就这样看着妈妈被堂哥的大肉棒虐待的痛苦的样子,却看傻了。

茵泽插进了她的阴穴,然后猛力挺插着。妈妈的嘴唇边仿佛都吐出白沫,脖子扬着,眼神虚空,看样子想喊”不要”却不敢喊出来,成熟女人的肉体在扭动着,想挣脱少年的施暴,可是又碍于情面,不敢说出来,那种尴尬的样子,心里的痛苦和蜜穴的痛苦,看着非常可怜。
都是因为你淫蕩的肥屁股,我心里想到,反而不生气了,期待更刺激的场面。
茵泽继续挺插着,一双手在妈妈的身体上下抚摸起来,渐渐把手伸进妈妈的短裙里面,在叔叔和妈妈看不见的角度,把妈妈的短裙掀开。我看到茵泽的大腿和座位上都是湿淋淋的水,是妈妈蜜穴里的爱液吧,这个淫妇,怪不得茵泽那幺大的阳具那幺容易就插进去,原来妈妈早已为她的侄子调好爱汁了。

车继续开,继续颠簸,带动茵泽和妈妈的做爱,妈妈逐渐喘气激烈起来,妈妈看到妈妈的怪状,问妈妈怎幺了,妈妈说晕车呢,没敢说出自己淫蕩的下体正被人抽插,我心里暗笑。

随着喘气声越来越激烈,忽然又一声娇哼,妈妈虚脱了一样靠到茵泽怀里,脸色红润,双目含春,下身一股淫液又泌出来,沾得裙子和茵泽的短裤都湿湿的,没想到这个美妇是个这样淫蕩的女人.
妈妈到高潮了,可茵泽却没到,大阳具依然坚硬如铁,见妈妈被乾洩了,茵泽索性拔出大阳具来。刚才还激烈挣扎的妈妈现在在他怀里很柔顺,茵泽看着骚熟的美妇,索性把妈妈的短裙全部掀起来,露出那肥嫩圆熟的性感臀部。

我再一看,啊,原来这骚妇里面穿的也是黑色蕾丝丁字裤,深深陷在屁股沟里那种,两片大白屁股瓣完全赤裸,怪不得我开始看不到内裤的痕迹呢。原来是穿着这种淫蕩的内裤。骚货,看你平常文文静静的,原来是闷骚,今天出来準备把肥嫩的臀部露给谁看呢?我心里骂着。

茵泽和我一样欣赏了一阵妈妈的美臀,然后一只手勾起丁字裤的带子,狠狠向后一拽,在妈妈阴部上勒了一下。妈妈被这一勒,上面又差点哼出来,下身的淫水却分泌了一股。茵泽手指沾起一些淫液,然后猛的扒开妈妈的屁股瓣,露出里面藏在深闺人未识的那个粉红色娇嫩无比的小屁眼儿来。那是妈妈的屁眼!哇塞,真是诱人的一张一合。

茵泽得意的笑着,然后毫不留情的就把手指插了进去,插进了妈妈有可能还是处女地的小屁眼。妈妈终于忍不住,凄美的哼了一声,叔叔和阿姨都问妈妈怎幺了,妈妈已经被抽插的说不出话来。茵泽连忙替妈妈答话:“没事,阿姨被东西钩到了,我弄好了。”
“哦,我说呢,车太颠了,保护好你阿姨啊。”

茵泽这边答应着保护好她,那边手指却在妈妈的屁眼里肆无忌惮的拨弄。妈妈已经忍不住都要哭泣起来,可是整个人却渐渐浪了起来,屁眼紧紧的吸着侄子茵泽的手指,一唆一唆的,好像在吸吮茵泽手指上的液体呢。看着妈妈屁眼淫蕩的样子,茵泽扒出手指,把他那根大阳具对準妈妈的屁眼儿,又一次插了进去。

“嗯嗯..,”妈妈没哭出来,但是眼泪却流出来了。茵泽却毫不留情,拼命地抽插她性感的肥臀,每次大阳具都深深插入最深的地方,接着车颠簸的力量,来回抽送,肆意蹂躏妈妈的肚子,把娇嫩可爱的小屁眼儿欺负得好像要哭出来一样。不一会,我吃惊的发现,妈妈可怜的屁眼儿旁边,已经流出丝丝鲜红,是妈妈处女屁眼为茵泽流的处女红啊。

茵泽可爽坏了,一路上大阳具兴奋得大鸡巴始终坚挺,在妈妈的屁眼里射了一回又一回,我想妈妈的肥美屁股里,已经被茵泽的精液喂得满满的了吧。

终于到江边了,叔叔和妈妈都高兴的下了车要去看江水,可妈妈却红着脸含着泪一路向小树林里跑去,看那急的样子,好像别着什幺一样。妈妈还以为妈妈是晕车要吐了,连忙叫茵泽和我去照看妈妈。
我俩走过去时,发现在树林的深处,妈妈已经脱掉了裙子和丁字裤,光着肥白的臀部,在上厕所呢,从屁眼里排出一片白白又红红的粘液,一团一团的,我看得心惊肉跳,这是妈妈的处女肛血和茵泽的精液混合的东西啊。
妈妈边拉,边一个人在那里哭,茵泽在一边得意的笑着。茵泽对我说:“刚才在车上,你都看见了吧?”
“嗯,你把她给乾了。”

“她喜欢我,你知道吗?让我乾她屁眼儿都能干出高潮,看见没,屁眼儿被我乾得洩身了,哈哈,刺激吧,她的臀部真爽。”
我没回答,看着她拉啊拉的,那红白混合的液体好像都很多,哭也哭累了,拉也拉累了,屁眼儿都虚脱了,娇嫩的肛口都阖不住了,就那样可怜的微微张着,仿佛在告诉茵泽:“人家的屁股已经彻底被你征服了。”
茵泽这时走过去抱住妈妈,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亲吻着,茵泽说:“婶婶,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