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发洩到嫂子 的身上

发洩到嫂子 的身上
表哥听了,笑起来,伸手和我握了握手,道:「是吗?弟妹现在都开始
个了呀,呵呵,那要欢迎你加入绿帽联盟了。快说说,是啥想法?」

  「这不是我家你弟妹吗,处了个同学,还和人家约会去了,气死我了,没办
法啊,谁让咱整天泡马子呢,老婆有了活思想咱也得支持不是,我怕她玩过火中
了招,暗地里让她把那男的精液样本采了回来,化验一下,就怕万一有个性病什
麽的,做好预防,她自己不懂得自我保护,咱做老公的要当好「护屄使者」啊!」

  表哥听了,淫笑起来,道:「谁叫你老偷人家的老婆,怎麽样,现在自己的
老婆也偷人了吧,你这回还得操心老婆的安全。」

  我笑道:「可不是嘛,真是报应啊。」

  表哥笑道:「你也是的,弟妹有这想法你也不告诉哥们一声,还让弟妹到外
边找野食去,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哪天咱们俩家换换,搞个联谊多好。」

  我说:「那太好了,搞呗,我早就惦记你家嫂子呢,你这人,整天把嫂子藏
在家里,也不给兄弟领出来亲热亲热。」

  表哥道:「肏,谁不让你去呀?她跟外边人搞破鞋我也不放心,怕遇见坏人,
你倒是去呀!也省的你大嫂总往外跑了。」

  我说:「嘿,都说兄弟妻不可戏,我哪敢想啊,这回知道了,这绿帽子左右
是戴上了,别便宜了别人,以后这绿帽子兄弟我给你戴。」

  「你给哥戴,哥哥心甘情愿的乐意,要戴咱哥俩互相戴呗,你家弟妹年轻又
漂亮,哥哥我不吃亏哟,呵呵。我家你嫂子我知道,这种事巴不得的上,就不知
道你家弟妹乐不乐意呀?」

  「操,都鸡巴一样,这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看到男的鸡巴恨不得都给
你抽干喽,玩起来都没够,指定是能成。」

  表哥低声说:「可不嘛,我看都一样,那咱哥俩当连桥吧,嘿嘿,我家你嫂
子最近也和她们单位的领导勾勾搭搭的,前几天还领家来了,你说咋办?我只好
跑单位来睡沙发了,给人家腾地方。」

  我笑道:「都他妈这样,女人要是开了这个口子,比男人玩的还疯,对了,
那你没让嫂子也把那人的样本搞来检验一下吗?别回头中了彩。」

  「检验了,咱们搞医的,这方面还不明白吗?我都化验了好几个了,嘿嘿。

  都没啥事。」

  「看不出嫂子挺鸡巴骚啊,不止一个呢。别整太多了,现在化验没事,万一
谁哪天干个髒的,就废了。」

  「可不是嘛,我也寻思,哪天应该和她好好聊聊,大家要玩也行,但最好是
固定圈子里的玩,定期检查,这样才能保证不中招。」

  「对呀,万一嫂子完了,你就完了,你完了你姐就完了,你姐完了,你爸也
完了,你爸爸完了,你妈就完了,你妈完了,全市的老爷们就都完了。」

  表哥听我骂他,也笑骂我「肏,那你家弟妹要完了,你家老爷们就都完了,
你家老娘们也就都完了,肏……」

  我俩说笑了一会,定好了周末我们俩家人聚会,想到嫂子那美丽的容貌,漂
亮的身段,我不由咽了咽口水,开始期待。

  下午,化验结果就提前出来了,一切健康指标正常,我急忙打电话通知了老
婆,让她放了心,这个小婊子听了很欢喜,竟然说下午他的老婆带孩子回了娘家,
让我早点回家做晚饭,他晚上要和表舅去他家过夜,还告诉我说这次就不带套了,
上次带套搞的不爽,这次要玩个痛快,看来女人真是如此,一旦开放起来,什麽
都不在乎了。


  周末,表哥和嫂子曼玲按计划和我们夫妻见面了,我们先是一起吃饭,喝点
酒,有了一点醉意,聊一些轻松的话题,越聊越兴奋,借着酒劲儿,话题就聊到
男女关系上去了。

  接着就聊起性健康的话题,不知怎麽就提到上次化验精液那件事上。表哥就
假装不知道底细,问起我和老婆是咋回事。

  我对表哥说:「这事得问你弟妹呀!她最知道咋回事了。」

  老婆听我提这个,瞪了我一眼,骂道:「你傻呀,说什麽胡话呢。」

  我笑道:「怕什麽呀,以我和表哥的关系,无话不谈,有啥不好意思的,正
常,我们这也是爲了安全起见嘛,老婆咱不用瞒表哥,表哥和嫂子这都是开通的
人儿,呵呵。」

  老婆羞红了脸,娇声道:「是吗?大哥,嘻嘻,我和爸爸这不是觉得吗?人
不趁年轻时候多玩玩,这一辈子都白过了,将来老了想玩也玩不动了,所以我俩
在男女这方面都给对方开绿灯。让你们笑话了吧,嘻嘻」

  表哥笑道:「这就对了,妹妹,你们这算是活明白了,这人哪想法都一样,
我和你嫂子也早就想明白了,所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嘛,不瞒你
们说,我在这方面对你嫂子,那真是惯着她玩,只不过弟妹我跟你说啊,你们咋
玩都不要紧,最主要的是得注意卫生健康,别看你们女的都爱干净,但性健康这
事你们不懂,我和爸爸都在医院上班,在这方面我们明白,我们可以给你们保驾
护航,这是责无旁贷的。」

  曼玲道:「就是啊,也帮不上别的忙,就这点便利。」

  老婆道:「让表哥笑话了,其实,我就处这麽一个同学,还找你给化验精液,
哎呀妈呀,磕碜死了,嘻嘻……」

  表哥色迷迷看着老婆羞答答的样子,恨不得一口把老婆吞进肚子,嘴里连说:
「正常正常,就是干这个的嘛,再说了,现在这年代这麽开放,咱们都赶上好时
候了,不多玩玩,也对不起自己呀。我们俩也是,你嫂子和谁搞破鞋我都不管,
只不过也和爸爸一样,在卫生健康这些方面,我是护花使者……呵呵。」

  曼玲推了他丈夫一把,笑骂道:「说什麽呢,谁搞破鞋了,老弟和弟妹在这
呢,也不说我点好话。人家搞破鞋不也是你让的吗,不说你自己乐意当王八,嘻
嘻……」

  表哥笑答:「现在是绿帽满天飞,那天我和爸爸还说呢,这时候哥俩没準都
能当连桥呢,对不对?你们还别不信,我就知道一个爷俩当连桥的事,我一个邻
居的亲戚,爷俩都是农民,这儿子娶了个媳妇,这媳妇跟着她老公公,儿子和爹
肏一个媳妇,你们说,厉害不?」

  我说:「这算啥?还有比这花花的哪,你没听说爸爸和闺女睡觉的事吗?也
是咱们这的真事,那家姓啥我忘了,那不就是嘛,父亲和亲生女儿睡觉嘛,还生
了个孩子,女儿的儿子不是管女儿的父亲叫外公吗,人家那既是外公又是亲爹,
你们说这不是乱套了嘛,哈哈」

  曼玲嫂子感慨道:「真是,现在啥花花事都有啊,真乱套了,那就是乱伦了
呀?」

  老婆道:「正常,现在这种事多了,没听说的不知道还有啥事哪,你们说这
妈和儿子睡觉的是不是也有啊?」

  表哥说:「不但有,还挺多哪,我就加入一个群,里面全是爱好乱伦的,什
麽父女、母子、兄妹乱伦的都有。」

  曼玲打了他一下,骂道:「我说你半夜不睡觉总盯着网看哪,原来都是看这
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老婆道:「能是真的吗?网上这种东西八成都是假的,爲追求刺激呗。」

  表哥道:「有的是假的,但也有真的,我那个群里就有,把照片都发到网上
了,那一看长相就是真的。我们当医生的能看出来。」

  「那也太傻了,万一流传出去,这人名誉不都毁了?」老婆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发照片固然是爲了和同好分享,获得认同,但人家也不
傻,发脸部的照片就不露身体,发裸照的时候就不露脸,这样就算流出去也可以
说是别人故意组合的,这就是自我保护了。」

  「真够聪明的。」老婆说。

  我接道:「是啊。不过这种事谁管呢,只要人家俩人乐意,别人谁能管得着
啊。」

  表哥说:「可不是嘛,都这样,现在你看有几个不找情人的,除非是笨蛋,
现在人都想开了,就是个干。」

  老婆笑道:「对,能干才是硬道理。」说到这,大家都笑起来。

  表哥对我说:「我得敬我弟妹一杯,我提个建议呢,咱们两家人可以说算是
最铁的了,咱们几个今天聊得这麽投机,不说别的,咱们彼此这份信任就是别人
不具备的,再者说,弟妹人长得这麽漂亮,就凭弟妹这长相,这身材,不说百里
挑一,那得是万里挑一的,大哥能认识弟妹,是大哥的运气呀。」说着和老婆干
了一杯。

  我笑道:「咋地?相中你弟妹啦?」

  表哥笑道:「那是必须的。」

  我笑道:「反正我是不管哪,这是你们大伯子和兄弟媳妇的事。」

  嫂子曼玲也笑道:「我也不管,给你们开绿灯了,嘻嘻。」

  老婆笑眯眯地看看我,又看看曼玲,嫂子含笑不语,老婆于是羞红了脸,但
同时也豁达地笑说:「大哥你啥意思啊,你是不是要玩换妻呀。承蒙表哥看得起,
不嫌弃妹子我是破货就行,嘻嘻。」

  表哥道:「妹子说啥呢,你这是骂大哥呢,我先喝一个。」说完端起杯豪爽
地一饮而尽,老婆欣赏地看着表哥,两人眉来眼去,含情脉脉地勾勾搭搭。

  我趁热打铁,就忙问:「那嫂子你的意思呢?」

  曼玲笑道:「那就换呗,跟自己老爷们睡觉,还不如换换人睡的快活呢,嘻
嘻……」于是大家异口同声嚷着都要换。

  我看时机差不多了,怂恿老婆道:「你看表哥帮你这麽大忙,表哥又这麽喜
欢你,都敬你酒了,你是不是得跟表哥喝一杯呀?」说完对表哥使个眼色。

  老婆给表哥倒满一杯酒,自己也倒上,举起杯对表哥说:「好,那我敬表哥
一杯。」说着要喝。

  我按住她的手,笑道:「就这麽喝呀,这有啥意思啊,表哥这麽喜欢你,你
不陪你表哥喝个交杯呀?是不是?」

  一旁曼玲也和我一起怂恿,「对对,喝个交杯酒,今天我和小丁做媒了,今
天我俩都让位,表哥你今天就和芊蕙妹子喝交杯酒,拜天地。」

  老婆被将军,索性豁出去了,对表哥说:「好,今天这酒喝的好,妹妹我今
天开心,老公,嫂子你们看着,谁不喝都不行,来,大哥,咱就喝一个交杯酒给
他们看看。」说完拉表哥起来,我和嫂子一起怂恿,俩人真的跨过了胳膊喝了一
个夫妻交杯酒。

  喝完,各自归坐,我和曼玲根本跑不掉,老婆道:「我和大哥都喝交杯酒了,
那意思这回我和哥也算夫妻了呗,那嫂子你和我老公不就没人疼了吗?这不行啊,
你们俩也得喝一个呀,要不好像我们欺负你们的。对不对,表哥?」

  表哥笑道:「那是啊,来,老婆,跟小丁来一个。」

  曼玲知道已经玩开了,也大方地站起来说:「必须的呀,来,老弟,就行他
们喝交杯,咱们也不能输了,弟儿啊,老婆没了别生气,有嫂子呢,嫂子疼你,
给你当老婆,中不?」

  我急忙举杯:「哎呀,我啥也不说了,还是嫂子疼我,只要有嫂子一句话,
弟弟我是咋地都行啊,嫂子,从今以后,弟弟就是你的马,你想咋骑就咋骑,爲
嫂子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说完和曼玲交杯一饮而尽。

  这一番下来,我和嫂子,老婆和表哥就算是结了一个两头亲,表哥大方地把
老婆搂紧怀里,我也把嫂子曼玲搂了过来,这就算是公开换了。

  饭后,四个人走出酒店,去哪里呢?大家都不要回家,都吵着没玩够,我猜
都是想和对方的配偶亲近吧,于是提议去我家,距离很近,就步行往我家走,老
婆和表哥走在前面,两人挎着胳膊,表哥搂着老婆的细腰,边走边吃吃说笑着,
俨然一对情侣,我和曼玲走在后面,我去拉她的手,没有拒绝,我得寸进尺地搂
过香肩,曼玲软软地靠在我身上,我看着老婆和表哥的亲热样,怀里搂着嫂子,
不由得鸡巴顿时硬了,这不正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暗自庆幸。我们分成两对,
搂着对方的老婆进了我家门。

  进了门,老婆去厨房倒了水,大家也没人喝。

  表哥像粘在老婆身上一样寸步不离,老婆去卫生间他也跟在后面,那手掌就
没离开过老婆丰满的屁股,老婆半推着他,羞着指着客厅里的我们俩,道:「干
嘛啊,哥,也不害羞的,都给他们看到了,嘻嘻……就那麽想人家啊?」
  
  「不要紧的,反正都说好了嘛,弟妹,快让哥摸摸嘛。你看他们也在亲热呢。」

  老婆回头看看,曼玲坐在了我的腿上,我搂着她在亲嘴儿,表哥的手甚至伸
进里面去摸老婆的屁股哩。老婆终究是不好意思,推开了他,表哥扯着她就是不
放手,一边摸一边解开老婆的裤带,看样子就要做爱。

  老婆开始时半推半就,希望给他一点甜头,但适可而止,毕竟大庭广衆之下,
当着人家老婆和自己老公怎麽能太过分,但表哥可不管,上来劲头,是非肏不可。
一番推搡之后,老婆的裤子已经被扒下一半了。

  老婆只好沖我求救:「老公,救命啊,你看表哥呀,扒人家的裤子呢,老公,
嫂子,你俩也不管管他呀,我看我非让表哥上了不可,啊!不要嘛,嘻嘻,摸人
家奶子干嘛?」

  嫂子在一边道:「那是一只色狼,弟妹呀,看来你今天要贞操不保了,这畜
生都祸害多少小姑娘了,我都管不了他……」

  我一把搂住嫂子的细腰,色手在嫂子胸前的大奶子上揉搓着,一边笑道:
「你们这大伯子和兄弟媳妇之间的事,我也管不了,你说是不是,嫂子」高嫂雪
萍笑道:「可不就是嘛,老公,你这当大伯子真不是人,你兄弟媳妇你也欺负…
…」

  老婆听了,忙叫道:「就是就是,嫂子,快管管你老公吧,你看他一个劲沖
我使劲,大哥,你咋这麽骚呢,你饶了弟妹我好不,妹子给你做好吃的,放过我
啊。」

  老婆越这麽说,表哥越来劲,把老婆按着趴在沙发上,两手在老婆富有弹性
的屁股上一阵乱摸,一只手还从裙子前面伸了进去,掏进了老婆的裤衩,魔手估
计是探进了老婆的小屄,搞的老婆一阵阵的尖叫,一阵阵的央求。表哥铁了心要
上她,哪肯放手,不一会扒下了老婆的裤子和裤衩,老婆雪白的下体裸露了,下
阴暴漏在表哥的眼里,更加刺激了他的兽欲,一下探头趴进老婆的胯下,双手托
起老婆的玉臀就到面前一阵拱耸,老婆叫道:「你们看啊,表哥真要上我,老公,
你个死王八,快救命啊,哥,别整我了,妹子求求你了,饶了妹子吧,啊!啊!
不要啊,哥,我是你弟妹呀,你不能上我啊,真不讲究啊,哥,咯咯……」求救
声中还带着浪笑,这女人就要这个调调,搞的又像做爱,又像顺奸。


  这时被弄得乱七八糟,她开始商量表哥。

  「哥你先别这样,你让我先起来,我自己给你脱还不行吗?你压的人家好疼
啊,你让我起来,我让你奸、给你干还不行吗,你看反正我老公也不管,我这块
肉早晚还不是大哥你嘴里的嘛,你说是不,哥……」表哥听她这麽说,起了怜香
惜玉之心,放开老婆坐起身,老婆慢慢起身,瞅準表哥不备哈哈笑着就往门外跑。

  表哥看到自己上当,懊悔不已,窜起来去追,老婆边跑便提裤子,慢了速度,
被表哥1下捉到,抱起来扔到沙发上,骂道:「小骚屄敢骗我,看我怎麽收拾你。」
一下扑到老婆身上,几下把老婆扒了个精光。色迷迷地打量老婆看,老婆目光灵
转,像个鬼灵精,不知在打什麽主意应付,我和曼玲津津有味地看着他俩这如同
猫捉老鼠般得游戏,真是好玩极了。

  表哥自己也脱个精光,大鸡巴硬挺的像大炮,就要拉过老婆肏屄,老婆一闪,
笑嘻嘻地说:「哥,这麽玩多没意思啊,你看那边我老公和你老婆都没脱衣服呢,
咱俩也别这麽急着肏屄嘛,要不,我和嫂子给你俩光腚跳舞看,好不?嘻嘻」

  表哥听了,回头看看我,笑起来,我此刻正搂着曼玲一边调情一边看热闹,
听了老婆要把大嫂拉进来,也乐得看好戏,曼玲慌了:「我哪会跳裸体舞啊?你
让我陪他们睡觉也就罢了,嫂子我可不会跳舞。」

  无奈现在的情势,男人们都想要看女人的好看,由不得她说不行了,大家一
起起哄,老婆更是过来帮我扒嫂子的衣服,不一会,两男两女都一丝不挂了,老
婆拉着曼玲起来,拦腰一搂,笑嘻嘻地说:「嫂子真白呀,看看这腰,这屁股,
啧啧,我要是个男人,也忍不住要上你呢?」说完,搂过脖子,就亲嘴儿。

  曼玲害羞地直笑:「这小骚屄,要干啥呀?」一边还是伸出了舌头,和老婆
吻了,老婆玉体向前一送,两个美女四乳相贴,互摸起来,玉腿摇曳,便互吻互
摸,边向我和表哥抛来勾魂媚眼,我打开音响,播放的士高音乐,老婆便拉着雪
萍随着音乐扭摆起来,那乳波臀浪的摇晃起伏之间,一波波的肉浪看的人血脉喷
张。

  我看到表哥的鸡巴已经硬的不行了,我看他用手套弄,我也用手套弄着鸡巴,
老婆和曼玲一边跳舞,一边走近我们,把臀部、乳房向我们抛耸着,诱惑着,还
做出邀请的手势,让我们一起来,她拉起表哥的手,表哥站起来,老婆把他的两
手放在自己的腰上,自己的手臂搭上了表哥的肩膀,表哥笑着看看我,道:「弟
妹真棒啊!」

  老婆笑着看看我,又醉眼迷离地望着表哥,玉体贴了上去,表哥勃起的大鸡
巴就在老婆的小肚子地下阴毛丛中来回的摩擦,老婆嘴里发出醉人的呢喃癡语:
「嘻嘻,哥,喜欢妹妹吗?来呀,哥不是要上妹妹吗?嘻嘻,来呀,看你敢不敢
啊?嘻嘻……」

  表哥也很癡迷于这个情调,不急于上马,而是搂着老婆慢慢的裸摇着,不时
的摸老婆的大奶子和软软的大白腚,亲老婆的乳头。

  曼玲看到老公和我老婆这样美,也沖我做出邀请的手势,我受了大家的感染,
迫不及待的要加入裸摇中去,站起身拦腰搂住曼玲的裸体,那香气四溢的美人玉
体软软的抱了满怀,我们四个就这样的随着音乐抱着对方的老婆摇摆起来,女人
甩着长发奶子和玉腿,男人在女人的面前炫耀着摇晃着那粗大的男性大鸡巴,这
时候我们大家完全的开放了自己,做着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动作,如癡如幻。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都倒在了沙发上,分开了玉腿,老婆当着我俩扒开了浪
屄口,浪笑着问:「来呀,哥哥们,喜欢吗?你们看这是什麽?喜欢妹妹的小屄
吗?大鸡巴哥哥,想不想插进来给你们热乎一下啊?嘻嘻……谁先来呀?」

  曼玲看到老婆发骚,也不甘示弱,学着老婆的动作,扒开小骚屄,沖我和他
老公发出邀请,「来吧,老公们,我们是你们的公共屄,随便给你们肏,你们谁
先来肏啊,人家的小屄可是被好多男人的大鸡巴肏过了呢,你们两个当了活王八
哩,想不想肏老婆的浪屄呀?」

  我和表哥对望了一眼,分别站到了俩女面前,在美女们的面前骄傲地晃动着
勃起的大鸡巴,我对上了曼玲,表哥对上了我老婆芊蕙,老婆伸出手,一左一右
地攥住我俩粗硬的大鸡巴,笑嘻嘻地玩弄着,然后把我的鸡巴送到曼玲的手里,
曼玲会意地接过我的大鸡巴抚摸,老婆故意惊呼道:「哎呀,你们俩搞错了,怎
麽都到人家老婆这来了,你们这是要交换着肏啊,不行啊。」

  曼玲也笑道:「就是啊,这怎麽大伯子要肏弟媳妇,小叔子要肏大嫂啊,整
错了,错了。」

  我笑道:「没错,就是要换着玩嘛,现在流行交换着玩,新鲜、刺激哟。」

  鸡巴对準嫂子曼玲流着浪水的小屄就插了进去,看看老婆芊蕙,把表哥的大
鸡巴凑到了自己的小屄口,用大鸡巴头子在自己湿淋淋的屄口、阴蒂上来回的摩
擦,磨了一阵,小手一放,表哥的大鸡巴顺势就全跟插入了老婆的小屄,看着老
婆当着我的面屄屄被表哥的大鸡巴给肏了,我心里一阵狂颤,感到无比的刺激,
我要把这强烈的刺激都发洩到嫂子曼玲的身上,于是捧起曼玲的大白腚,大鸡巴
在她火热湿滑的肉屄里畅快淋漓地抽送起来。老婆看看我卖力肏曼玲,故意刺激
我:「老公,你看人家到底是被表哥上了呀,你也不管,啊!」

  我一边肏着嫂子曼玲一边说:「没事,老婆,你们肏屄吧,咱们大家好好地
玩玩,我也肏嫂子的屄屄,啊!……嫂子……我的亲嫂子,我的小宝贝,弟弟来
了……嫂子,你怎麽掐我呀,嘻……」